Share
旅行的意義
離開一個熟悉的空間 就是一個旅行的開始
旅行沒有距離的分別 只有感受的區別

有些地方可能因為時間的關係或是交通方式而沒有辦法停留、拜訪,但是都一直記在心中,想著那天可以特地安排再來走過一次,比如部落的民宿、或是溫泉,或是拜訪那裏的人們。

末日之後最想拜訪的就是家鄉的東部的土地

自從中橫公路路況不佳中斷之後,從台中到花蓮富里,返鄉的路都是選擇往南台灣環島半圈,平順的高速公路及快速道路讓回鄉的路程快了許多,旅途過程一般都是半夢半醒的睡夢中以及便利商店廁所短暫的停留中度過,唯一讓人精神振奮的是,每當南迴公路越過中央山脈,眼前出現太平洋時,心情的那股雀躍!雖然這條路已經是老路線,不論是搭車還是自駕,面對太平洋時總是讓人忍不住搖下車窗,希望海洋的空氣、海風能夠滲透到車廂裡面來。當然,停下車,對著海洋發呆是必要的。

換個方式行走,可以發現更多平常注意不到的人、事、物。

直到今年的冬天,我決定放棄追趕時間的返鄉方式,改搭火車一路向南,同時選擇幾個小站做短暫的停留,目的是想要看看沒去過的小城鎮。同樣地,南迴鐵路段是我最期待的旅程之一,其中選擇了金崙火車站下車,因為這一站在南迴鐵路線上離海最近,而且還有吸引人的金崙溫泉,最剛好的是列車抵達這裡正好是中午十二點左右,計畫在部落吃個中飯。在我們下車之前,沒有人曾經在金崙停留過,沒有把握是不是可以在月台買到便當,出了站有沒有小吃店,一切都是未知。

月台上剛下車的在地人,在我們還傻傻的望著太平洋時,就消失了,只剩下我們獨自在月台上。列車走了,格外冷清,輕輕的海浪聲是背景音樂。出了車站,南台灣的正午陽光毫不客氣的把柏油路打得黑亮恍眼,眼前不遠處應該就是手機地圖上的金崙部落…我們的衣著、外觀以及身上的相機,十足的外地人!如同在家鄉一樣,日正當中的時刻,人們不是在家打盹,就是在家看電視躲太陽,部落裡沒有幾個人在外面閒晃,偶爾傳來尖銳的野狼機車的聲音更顯得部落的寧靜。

台灣並不小,主要在於你的眼界有多寬。

雖然只是短暫的停留,卻發現了不同的族群、語言跟生活方式,並與我們共同生存在島上,這一切不停下腳步你永遠不知道,無法感受到。迎面而來一個原住民年輕人,跟我們打招呼,簡單的”你好”兩個字便打得我們頭昏眼花,不知如何應答一個陌生人的招呼,回敬的僅是僵硬的點頭及勉強的笑容。不禁去想我們是怎麼了,我也不知道。眼前的小吃店,看來是部落裡唯一還開著的小吃店,除了我們沒有其他客人,但是卻很熱鬧,幾個年輕人在店裡玩電腦打電動或是看電視,看來是放假來這裡玩的。

午後,我們沒有目的的在部落晃,看到一個與樸素部落風格不搭嘎的門牌,有點設計感的配色跟字體吸引了我們,門半開著,裡面有人在整理打掃,主人見我們在外面探頭窺視,便邀請我們進去休息喝茶。原來這是一間民宿。因為早上住客離開,民宿老闆才會在這裡出現,而原來民宿老闆跟剛剛用餐的小吃店有著親戚關係。言談之中,可以感受到老闆不求回報的熱情,用茶具慢慢的泡著茶水,也不曾跟我們推銷民宿的事,只知道他歡迎我們去村落逛逛,逛累了可以回來喝茶。最後,不得不離開民宿,我們決定要去海邊看海,然後搭下一班列車往台東去。金崙溫泉我們沒有去,因為跟人接觸交流比躲在溫泉浴室裡有趣多了。

心中曾有想過中斷今天的行程,就住在這個民宿,但沒法輕易的打破常規,斷然的留在這裡。離開民宿前,留了聯繫方式。末日過後,我還想要來這裡生活,看太平洋升起的日出,過沒有心機的生活方式。


本文同步刊登在台灣『Shopping Design』雜誌2012/11月號,「末日後生活」專題。

Shar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