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10 月 31, 2018 in 攝影 Photography
Share

“攝影從來不是無話要說的。所有好的攝影作品都在呈現那個年代的尖銳,而攝影師也很難是溫和凝視社會的同溫層。它既是一種無聲的反抗,也是挑釁,更是見證。我們以為攝影不需文字,相反的,現代攝影需要越來越多的文字。這也是為什麼我要再三反復觀看同一位攝影師的作品,直到我可以感受到攝影者腦袋裡想的是什麼。因為總有什麼東西我沒有注意到。”

Shar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