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富林文化遺址公園

Posted on 8 月 12, 2018 in Column╳見築中國
Share

廣富林文化遺址公園

1958年上海松江(現今松江區富林街道區域)的村民發現了廣富林文化遺址,後來陸陸續續發現了大型的建築構件及生活用品,比如屏風狀的竹木框葦編物等等,在2008年更首次在上海發現春秋早期的鼎制青銅禮器殘件及文化墓葬,在在顯示了廣富林文化遺址的考古價值。

廣富林文化遺址公園在今年六月中開始試運營,是由一系列的戶外園地跟室內展示所組成的園區,佔地廣闊,除了博物館展示,豐富的建築群、宗教文化、農耕體驗也讓人流連忘返,一般需要三小時到半天的時間才能深入領略園區。進入園區后,首先迎來的是作為商業及酒店使用的仿古建築群,這一區儼然已經是景區仿古建築風格的標準,簡單的表達了南方古建的白牆粉黛的特色,通過檢票口,走過一拱橋(集賢橋),眼前出現分布溝渠水系的廣場,至此可斷定這裡是個障礙重重的不友善步行空間,即便是輪椅也是難以自由穿行。不過,戶外空間透過亭閣牆廊塑造的虛實空間分布得很有趣,給予人們探索的動力,同時進園的儀式感很強,加強了對博物館的期待。我穿過狀元門牌坊還沒有見到博物館建築,但是眼前卻出現了一個園林,園林入口立著兩個巨大的石柱,鋪面是由沒有經過特別的處理巨型石條所組成,石材表面粗糙,保有粗加工的痕跡,鋪面除石材也多了不同磚瓦之間的搭配跟拼貼,有許多”空”的空間是由自然的質感來表達,可以視為一種粗礦的枯山水,一種隱隱的野味及奔放的性格在其中,但卻又顯得寧靜。

最後穿過祀堂街,總算見到了位于人工湖上的博物館主體。水面上的建築主體主要由斜屋頂所組成,沒有垂直牆面,斜屋頂直落落地往湖中伸去,彷彿三角形的空間不斷地延伸到湖底。湖面上的斜屋頂建築主要有三座,其中只有一座是作為廣富林文化展示館使用,另外兩棟分別是國際文化交流中心跟松江城市規劃館,不過目前這兩個館還沒有開放。三座主樓之間則有許多附樓,同樣也都是斜屋頂建築,高高低低的斜屋頂天際線讓這一區顯得相當熱鬧。

富林文化展示館的入口是一個圓形的鋼構建築,入口建築的佔地面積幾乎是展示館的一半大,很奢侈大氣地賦予他唯一的入口功能,如此的安排手法,又再一次的把進場的儀式性挑逗到最高點。順著動線由圓形建築進入展示館,進入眼簾的則是兩片斜板所撐起的大空間,彷彿是一個大廠房一般,沒有樓板也沒有隔間,大空間中則是平面展示著廣富林遺址考古的場景,走過約廿公尺的參觀通道,便引向一個前往地下室展場的樓梯間,地面上的空間體驗就這麼結束了。對於斜屋頂所塑造的空間沒有體現出斜面所帶來的空間特性,覺得很失望,空間大小可因高度由下到上產生由大到小的變化,抑或是偌大空間可以帶來豐富的動線可能性,也可能視線上可與戶外環境水景產生互動,利用不同角度或高度來詮釋整個空間,可惜並沒有,最後就只剩下空殼,而這空殼唯一的好處,就是造就了戶外獨特的建築形式以及視覺效果。

斜屋頂建築外的湖泊是一個人工湖”富林湖”,湖的下方局部建有地下停車場,湖面上設置有水上音樂噴泉,最北面還有一個水上牌坊,而這樣的形式也讓我聯想到了具有一定信仰意義的日本水上鳥居,只不過這個水上牌坊則僅是景觀的元素之一。我對於廣富林的印象最主要也是來自於這面湖水漂浮著幾座大型的斜屋頂建築,特別是黃昏之時,建築的剪影映射在湖面,湖面波光粼粼,美不勝收,看似沙漠中的金字塔!日落之後,斜屋頂上的燈光亮起,更添加了神祕感,可以想像未來這裡將成為松江夜間的浪漫約會勝地。

離開了展示館,前往另一個位於園區北面的廣富林遺址考古研究展示館,建築造型奇特,從遠處看時,幾個圓形的大玻璃幕墻在天空的襯托下科技感十足,而走進一看才發現是土甕般的建築造型,外表質感粗糙,在地的鄉土感很強烈,目前尚未對外開放。不過最讓我感到驚喜的則是位於園區東邊的合掌度假村建築群,建築的最大的特色就是有著類似日本合掌村建築的陡斜的屋頂,除了合掌屋頂特色之外,外立面的主要構造線條很粗礦,尺度也很大,比如斜屋頂的屋簷、立柱或是橫樑等等,都不掩飾的表現出來,整體建築便顯得墩實,建築外觀幾乎全面採用金屬材料,粗曠之間又可以看到細部分割或是小構件,牆面的隔柵或是屋頂的折葉等,線條清晰明確,不過同樣地這裡也正在進行內部裝修,期待未來的開放,這裡反而成為我印象最深刻的建築。從下午走到了黃昏,此刻已經沒有其他遊人,行經園區內西邊的天牛橋,夕陽餘暉正好即將落到天際線下,獨享這一切景色,拯救了對於主體建築的失望。

 

廣富林文化遺址
http://www.gflpark.com/
地址:上海市松江区广富林路3260弄

Shar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