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何型態與自然元素共譜的心靈場所 杭州良渚文化藝術中心

Posted on 10 月 13, 2016 in Column╳見築中國, 建築 Architecture
Share

中國的建築界總是有新鮮事,不久前耳聞安藤忠雄在杭州良渚文化村蓋了間圖書館,第一個念頭是,又多一座大師級建築,另一個念頭是,這位大家所熟悉的日本建築師,究竟又可以給我們帶來什麼好菜?畢竟大家對於他的作品及風格也相當熟悉。他是普裡茲克建築獎的得主,以善用清水混凝土為著稱,同時善用幾何造型建构出雋永的建築場所,在台灣目前有2013年建成的台中亞洲大學「亞洲現代美術館」建築作品。

杭州良渚文化藝術中心

高不可及是對圖書館的書櫃最好的形容了,使用上有點不切實際。良渚文化村是一個綜合性多功能的開發項目,項目以良渚文化遺跡為主軸,建設了有遺跡博物館、星級酒店還有居住區,而居民區強調生態與自然的生活理念,在杭州也被稱為最優美的居住地。這裡除了有自給自足的農家市場,還有生活配套如食堂、農莊、活動中心等等,甚至是心靈層面的教堂也考量了,成為杭州近郊一個結合居住旅遊以及生態的綜合項目,我也曾經在冬天的時候入住文化區的酒店,至今無法忘懷騎單車在區裡逛教堂遊博物館的悠閒光景。這個自給自足的小村落,什麼都有,就是差個社區圖書館,後來開發商萬科找來了安藤忠雄來設計,將圖書館功能及規模擴大,成為這個結合小型演出、社區交流、圖書館等功能集一體的文化藝術中心。

如同安藤忠雄自己所說的,要用自己的身體五官去感覺建築,唯有置身於建築物之中,用身體充分體驗和感受,才能領略建築的精神。這也是我自己走過幾個安藤忠雄作品的真實感受,唯有自己走一遭,才能讀出建築所帶來的場所精神。從文化藝術中心的外觀上,看不出有什麼特別之處,僅僅看到一個金屬大屋頂。而原有印象中的良渚文化園區已經是五臟俱全的園區,建築的分佈聚散合理,建築佈置都能夠與周邊的山水融合在一起,而這座新建築又如何能夠與現有的規劃融合呢?這是我所好奇的。

當車輛進入良渚文化區之後,雖然小心翼翼地遵循導航駕駛,沒有想到卻還是錯過了進入文化藝術中心的入口,因為低矮的建築高度,早就被外圍的綠林所掩蔽,加上這裡是社區的圖書館,所以也沒有特別的標示。當來到一個新建築空間,我習慣先不研究平面佈局,憑藉著空間創造出的流動性來指引方向,好的空間關係是可以自然地引導人們逛完整個空間,並走遍每一處公共開放區域,而經常也會有一些不經意發現,特別是一些非功能性的空間,你可能會發現某一處屬於自己的感動角落與光景,就像欣賞藝術畫作或是攝影作品一般,會如何地感動都是來自於自己對於生活的經驗或是期待,驚喜總是在下一個轉角。

杭州良渚文化藝術中心

圓形的樓梯及扶手欄杆,一直是安藤忠雄經典的建築語彙。

雖然對於安藤作品的手法已經很熟悉,但當看到地下室出口眼熟的圓形混凝土樓梯時,仍舊感到激動與崇拜,徬彿大師就站在眼前與你對話,仔細端詳流動的幾何線條,看著光影在圓弧的清水混凝面上呈現的漸變陰影,像畫作一般的令人屏息。圓心的平面上立了一根方柱直通到屋頂,也引領我們從地下車庫上到地面層。到了地面層就是文化藝術中心的主要出入口,出入口由一個出挑的巨大挑簷及一層樓高的內斂入口所組成,我特別注意了入口上方的百葉立面的收法,質感上應該是金屬材質,筆直堅挺的線條讓立面充滿精神,更讓人感受到目前中國的施工品質已經有很大的改善,從清水混凝土的模版處理到細節線腳都找不出什麼太大的破綻,能夠完整表達建築要呈現的意念。

無意間走到了一個建築洞口,感覺就像是在黑暗的隧道中行走,終於看到出口般的喜悅。

頂天的立柱似乎也成為自然景觀的一部分。

走入室內空間,首先是前臺區域,大螢幕中播放著良渚文化區的宣傳影片,從這裡可以聽到其他空間傳來的孩童嬉鬧聲,順著音源走到了主要的閱覽室,除了地板與天花板,四周全部是從地板到天花的書櫃,書櫃都是一個尺寸的規格,看上去煞是壯觀,只不過高度有七到八公尺的書櫃是不是有點不切實際?即使用樓梯也不太可能拿得到書,清潔上也會有很大的困擾。現場的座位不多,坐滿了正在工作的居民,而其他空曠的空間則淪為小孩們的遊戲場所,沒有閱覽室應有的氛圍。眼前的落地大窗給了閱覽室一個良好的採光,對於剛進入這個大空間的人來說,挑高的逆光空間,生理上瞳孔需要多些時間適應光線,心理上則給予人們一種空間的神聖感。等到眼睛適應光線之後,發現窗外是淺淺的人工池,池子的另一端則是種滿了櫻花樹,據說到到春天櫻花盛開之時,窗外看出去將是櫻花雪飄落入池的景象。閱覽室的空間分為兩層,目前的圖書的藏量不多,在二樓可以看到文化藝術中心另一個主要建築元素-三角天窗。

杭州良渚文化藝術中心

高不可及是對圖書館的書櫃最好的形容了,使用上有點不切實際。

等邊三角形指向階梯的上方,似乎有股魔力要你往上走!

離開閱覽室之後,我找了一扇未曾開啟過的戶門走出了戶外,我感到輕鬆許多。戶外空間零星幾個穿過的人們,只有風吹過水面的聲音。而這裡則是建築師打造的意境空間,沒有專用的功能,但卻給人更多憶想。戶外廣場上的一端與人工水池相接,水池上落了幾根頂著天棚的方柱,有意思的是,並不會覺得這些柱子礙眼,反而覺得這些落柱就像是大樹一樣有力量地頂著天,水面雖柔軟卻因為這些柱體感覺像是岩盤一般的堅固。廣場的另一端則是連接著面向人工湖及櫻花樹的大階梯,這是安藤慣用的手法之一,提供供停留的休憩場所,同時也兼具交通連結功能,水與景觀則成為舞臺的主角。另一方面,剛才所提到三角天窗則在這裡密集出現,陽光穿過三角天窗投射在地面、水上、階梯上的三角形光影,上下三角形相呼應,全部指向同一個方向,如此的符號感強烈的畫面,除了讓我更想去思考其背後的原因,也體驗到建築師對於光線的掌握已經是如火純青。無論是安藤忠雄早期的作品或是之後的光之教堂等等,幾何型態的空間與自然元素共同譜出一個令人思考的場所,是功能性的空間,也是心靈的場所。


建築設計:安藤忠雄建築研究所
建築面積:4,499平方米
設計時間:2011.3


本文同步刊登在台灣『旅讀中國』雜誌2016/10月號。

Shar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