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屋新生與居民良性共存 云夕深澳里書局

Share

從杭州一路沿著富春江往西南走,走的是一條為了杭州旅遊西進定位而修建的高速公路,原本要八十分鐘的車程,現在只要四十分鐘便可以抵達桐盧縣深奧村。下了高速公路閘道,讓人印象深刻的除了一路上指標的明確,還有就是村落的乾淨與俐落,與之前在中國西北拜訪過的村莊印象大不相同,感受到了江南魚米之鄉的富庶及文化涵養。我們沿著一條不知名的小溪,開車繞進了村落巷道中,由於不熟悉,見到了一個適合停車的大廣場便識相地先將車停好,以免車子卡在狹小道路中,後來發現這樣的顧忌是對的,之後的道路幾乎都是單行道,我們尋著路標很快的找到此行目的地,”云夕深澳里書局”。

云夕深澳里

雲夕深奧里書店的立面雖然為新建,材料也與古鎮多數住宅不同,但其比例及質感卻是如此與古鎮融合。

云夕深澳里書局位於桐廬深澳古村,原址是保護古蹟」景松堂」,現在改造為村民社區圖書館以及交流中心。深澳村位於浙江省桐廬縣富春江南岸天子崗北麓,始建於南宋,深澳古建築集中,屬於徽派建築,保存有百餘幢傳統建築,面積近四萬平方米,內部雕飾華麗,建築基本為清代中、晚期建造,多為民居建築。同時也因為是保存良好的罕見古建築群,在2006年深澳村被列為浙江省省級歷史文化保護村,隨後又被列為中國全國歷史報戶文化村。

云夕深澳里

深奧古村幾乎保持了原有的環境風貌,沒受到外界發展影響,地面鋪飾了卵石,呈現乾淨整潔的古鎮風貌。

古村的歷史文化價值除了古建築之外,另外就是獨一無二的地下引泉及排水暗渠!這個水系簡單的說,就是有一條深入地下四公尺,寬一點五公尺,高兩公尺的地下涵道管穿整個村莊,渠底用卵石鋪成,渠上建築成拱頂,人可以進出涵道疏濬,渠水清澈甘洌。為了方便居民取水,每隔一定距離就開一個水埠,居民可以下到水埠取水,一般水埠都比較深,當地人也稱之為澳,深澳的村名就由此而來。一千多年前規劃的供水系統至今仍在使用,很有遠見!

云夕深澳里

中央大街蜿蜒地穿過古城,偶有支巷透過穿堂相接到主路,呈現雨骨狀的路網佈置。

云夕深澳里

除了雲夕深奧里書店,我們也在古鎮裡發現一家古宅改造的茶座,感受到古鎮也默默的改變中。

古村中巷弄交錯複雜,徬彿迷宮,而村中沒有太多人,看到的也是年長的居民,偶爾聽見窗裡發出的電視聲音才會感受到生活感,幾乎所有的建築都沒有經過現代風格摧殘,保留著那個時代的特點以及生活方式。

云夕深奧里書店是一個古建築的改造項目,在一個古村落中是一個很大的挑戰,因為村落的特徵是由這些古建築組成,古建築有獨特的歷史含意及符號,改造時必須小心翼翼的賦予新意而不破壞原有古村落的氛圍。而若用建築的”專業性”來思考的話,其工業化及資本運行的標準作業模式,對於已經有居民生活的”在地性”往往失效,甚至於會造成破壞。最積極的回應則是忘記建築師的專業身分,回歸到傳統鄉土的生活邏輯,尋求一種人文與可持續的當代鄉土生存狀態,以”非專業”的姿態來對應複雜、多元的在地性。

因此建築師張雷堅持首先要會”尊重”,設計最終比的是內功,由內至外,在滿足新的使用需要和美學訴求的基礎上盡量保持原建築的歷史形態是真正有內涵的設計。張雷自己這麼說,「現在的景松堂看起來依舊古樸陳舊,似無變化,但這正是我所想要的,我最不希望看到的就是硬拗出來的”設計感”在此喧叫。作為建築師,我在這裡的作用就是讓老房子變得好用,讓傳統的感覺得以保留。同時在入口處採取最少的當代要素,讓老的足夠老,而入口新建的房子足夠新,在新舊的對話中,體現”設計感”。」改造後的景松堂成了村裡有活力的社區中心,村民可以來讀書、可以來這裡休息、小孩下課來這裡作作業,對村民都是免費開放。村民們能夠接受也非常喜歡這樣的改造,因為它看起來還是原本熟悉的樣子,但又有了舒適性和時尚感。云夕深澳里書局現在成了村民有歸屬感的開放場所,成為村子的中心,

另一方面,建築改造項目的成功,也吸引了許多來此拜訪的人們,書局為此也提供簡單的餐飲服務,而我們在這裡喝了杯冷飲休息了一下,隨後又出去村裡逛逛,逛累了這裡便是旅人休憩交流的場所,對於外來客來說,這裡成了在深澳村的庇護所。

書局的入口是一個用石頭砌墻的白色建築,是唯一的新建建築,裡面是明亮的櫃檯及吧台,利用一個通道跟景松堂建築相接,進入景松堂後便找不到什麼特別的當代改造手法,幾乎就是整舊如舊,除了新增的書櫃以及傢具,還保留了原來廚房的灶台等等生活遺跡,對於客人來說是展示,對於在地人來說是生活。傳統清代的基本格局和精美木雕造就了內部空間,傳統中央天井格局則將光線以及風帶進了建築中,空間雖封閉但通透。

云夕深澳里

入口大廳的內裝修與立面相呼應,都是以白色為基調,並利用立面材質的質感及不同的拼接來表現紋理。

云夕深澳里

連接入口大廳及景松堂的通道空間,現在做為文物展示用,保存了過往村民所使用的生活物品。

云夕深澳里

在景松堂停留的期間下了一場陣雨,雨水順著屋面流向中央天井,感受著來自自然的視聽享受。

旅程中原本打算在這裡嘗試晚餐,在黃昏之際來了雷陣雨,我們躲在書局中等雨停,在跟店員的交談中,才知道服務員都是當地村民,讓村民自己體驗當代改造空間帶來的好處,同時也提供了就業的機會,而不是因為改造而趕走村民。村民珍惜這樣的空間與機會可以服務遊客,是一種良性的共存型態,很令人感動。只不過因為這場雷陣雨,讓村裡局部區域斷電,也因此沒能吃到晚餐,可惜!


張雷,南京大學建築與城市規劃學院教授,張雷聯合建築事務所創始人。
地址: 杭州市桐廬縣深澳古村景松堂
建築設計:張雷、馬海依、吳冠中、任竹青、杜月、馮琪
設計合作:南京大學建築規劃設計研究院有限公司
建築面積:733.25 ㎡
設計時間:2014-2015.10


本文同步刊登在台灣『旅讀中國』雜誌2016/9月號。

Shar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