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利茲建築師的鄉土建築 杭州水岸山居

Share

真是一場意外的邂逅。最近受邀前往中國美術學院評圖,原本以為是在杭州市區的校區,後來才知道是在離市區較遠的象山校區,距離高鐵站要四、五十分鐘的車程。因為適逢週末,便想說在美術學院過一晚,一來是一般評圖都會進行到日落之時,就可以不用趕著返回上海,二來是,美術學院的所有校舍都是由王澍建築師所設計,可以花一天時間走走看看。於是就衍生出住宿的問題,一時想不出地處郊區的象山校區,哪裡有便利於參觀校園的住宿,後來經過學校老師的指點,才知道校園裡有酒店可以住宿,而且也是王澍建築師所設計。一聽大喜,立刻上網搜尋並預定水岸山居酒店。

杭州水岸山居

除了客房及主要空間,酒店廊道都是位於戶外,圍合出的天井除了採光通風以外,最大的好處就是讓人出門就可以體驗自然氣候的變化。

王澍建築師在獲得普利兹建築獎之後,他的鄉土建築形式就一直引人注目,著重於利用當地原生材料,並且利用回收材料來做為建築材料,比如說之前介紹過的寧波博物館,便大量的利用回收磚瓦來作為立面材料。同時他的建築形式在傳統民居建築中找到轉換後的建築語彙,型態充滿一種回歸鄉土的自然氣息。水岸山居酒店也不例外,最大的特色便是採用了土牆作為主要的建築構造。資料中記錄著王澍曾說,“杭州城里以前有大量建筑是用生土的,现在已经拆得差不多了。南山路以前整条路上都是土墙建筑,现在只剩下西湖大道口上一棟。” 於是,他採用傳統的夯土材料應用到現代,也為了這棟建築而特別研發出適應現代建築條件的土牆技術,而因為土牆是採用原生土壤一層一層的壓實(即是夯土)而組成,很多人或許會質疑土牆的強度,而王澍團隊所研製出來的夯土建築,除了可以達到中國的抗震要求,甚至比混凝土的強度還要高,王澍也表示,雖然說他也不敢說土牆可以取代混凝土材料,但是國際上近年來對於環保以及可持續性議題逐漸重視,土牆在現代建築上的應用,肯定會對目前現有混凝土牆造成一定的衝擊。

杭州水岸山居

酒店建築保有江南傳統建築的虛實關係,又加入當代的建築元素,一個架空的廊道從中庭飛挑過去,倒有種古代小說中的武俠飛簷走壁的感受!

水岸山居位於杭州市中國美術學院象山校區內,從學校的正門進入,大概步行五分鐘就可以看到位於水圳一旁的酒店。校園內得天獨厚的自然環境跟學校本身的藝術氣質就已經充滿了濃濃的人文氣息,而學校內除了民俗藝術博物館外,其他都是由王澍建築師所設計,或許是建築本身的清水混凝土以及其他有機的材料,讓校園建築風格有著滿滿的自然鄉土氣息,而在水岸一旁的酒店建築風格亦顯得相得益彰,成為校園中獨特的酒店建築。水岸山居除了作為酒店之外,還集合了餐飲、會議、娛樂、商務等等功能,主樓有三層,酒店客房的規模共有31間。

這次的住宿經驗也正好讓我體驗了一次夯土建築的空間魅力,有意思的是這次兩天的停留也讓我經歷了豔陽高照的好天氣與陰冷的雨雪天氣,同樣的空間在兩個迥然不同的氣候條件中也給了我不同的感受。夯土建築有著冬暖夏熱的特性,不過在現代建築中,因為多用了空調來控制室溫,所以這一點的特性比較難以體驗。

酒店的平面佈置可以想像成是一座村落,只不過這個村落建築群是由許多單體以橫向一字排開所組成,透過沿河岸的走道來串連每個空間。功能布局上,以中央的跨河橋樑為界的話,酒店空間大致佔了長向建築的一側,另一側則由公共空間所組成,比如餐廳、會議廳還有琴茶室。其中琴茶室是我喜歡的空間之一,正好第一天抵達時,午後陽光正好灑在琴茶室戶外平台的休息平台上,若能作在戶外邊晒冬陽邊飲茶那該有多愜意,而到了第二天,午後突然由降雨轉成了下雪,我就窩著大衣坐在琴茶室裡面品茶賞雪,此時琴藝社的學員正在一旁演奏古琴,琴聲環繞,好不愜意。

除了有被譽為“會呼吸的墻”的土牆之外,這裡也用了大量的清水混凝土以及竹類材料,這些大地材料的表面質感個有特色,同時色調也協調,溫暖而質樸,當日月光線變化之時,立面所出現的戲劇性光影變化,往往讓人不禁止步觀察每個細緻的凹凸變化。

杭州水岸山居

建築師大膽的將瓦片及竹子材料相拼在一起,就如同服裝材料般的撞色美感,協調又引人注目。

杭州水岸山居

杭州水岸山居(中國美術學院專家樓)

而原本認為單純的直線排布將是一覽無遺的建築空間,或許會略微單調,但是庭園式的走道布局跟立體化的通廊卻可以讓人流連忘返。首層的通道雖然說是沿著河道佈置,但是中間利用空間的錯位讓走道有了曲折的可能性,步道前段的為筆直的通道,但搭配著一個個的戶外觀景平台,邊走可邊體驗開闊的休閒空間,走道中段行走又會被建築的牆體所打斷,步行的方向被迫轉換,眼前又是另一道新鮮的視角。而連續通廊也是王澍慣用的手法,這裡也利用通廊將客房串連起來,從大廳到客房的過程便充滿一種探索心情,不過曲折上下的通廊就會造成動線不明的問題,第一次到客房就需要酒店人員帶路以免迷路,同時上上下下的樓梯也無法滿足無障礙通行的需求,有點小遺憾。最後還有一條屋頂通廊也是充滿趣味性,它是一條建立在屋頂上的景觀通道,也串連了所有建築,它提供了客人休閒以及登高望遠的機會,特別是有一個通道可以通往大斜屋頂上方的平台,除了鳥瞰校園,還可以近距離的觀看斜屋頂的結構方式跟屋面瓦片的排列方式,滿足人們對於大屋面的好奇心。

杭州水岸山居

原本以為頂層已經是通廊的盡頭,沒想到順著通道一路向上走,竟然走出了屋面,眼前突然一片開闊,真是有趣空間體驗。

對於傳統建築保護,除了呼籲保留有歷史價值的建築之外,如何真正的發展傳統建築的風格,才是讓傳統建築的精神繼續延續下去的主要課題。王澍建築師便在這樣的精神下探索傳統精神到現代建築的發展,他讓鄉村的人知道原來傳統材料及工法可以被應用在現在建築上,從中得到對傳統建築的認同以及信心,城裡的人也可以看到原來傳統元素也可以在當代建築中體現,這樣的作品對於全球上尚存的許多以土為材料的地區有很大啟發,水岸山居正好成為一個典範,同時也成為中國最大的夯土現代建築,成為王澍“融合新建築和傳統美學”的又一里程碑作品。


杭州水岸山居(中國美術學院專家樓)
設計:王澍


本文同步刊登在台灣『旅讀中國』雜誌2016/1月號。

Shar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