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月釀的酒 水井街酒坊遺址博物館

Posted on 4 月 24, 2015 in Column╳見築中國, 建築 Architecture
Share

對於白酒沒有特別研究的我,在走訪水井街酒遺址博物館前,對於以白酒為主題的博物館興趣缺缺,但是博物館的入口造型以及所在的區位卻引起我的興趣,而參觀之後則對白酒文化的靈活展示感到印象深刻。水井坊博物館位於四川省成都市錦江區水井街南側,在府河與南河的交匯點以東,原爲〝全興〞酒廠的曲酒生產工廠。博物館周邊同時也是成都有名的酒吧街-蘭桂坊,到了夜晚人聲鼎沸地相當熱鬧,周邊不遠處則是密集的高層住宅區,水井坊博物館就座位在兩區之中,腹地狹小,擴張不容易,不是一般博物館選址會考慮的區位,參觀之後才知道原來博物館的原址是明清時代酒坊的遺址。在1998年時,〝全興〞酒廠在改建廠房的時候,發現地下有古代釀酒的遺跡,隨後四川省博物館進行了考古調查,遺址面積約1700平方米,發掘面積近280平方米,遺蹟包括晾堂3座、酒窯8口、鑪竈4座、灰坑4個及路基、木柱、釀酒設備基座等。出土大量青花瓷片、晾堂的年代分屬明代、清代,一直沿用到現代。而為了長期有效地保護水井街酒坊這個具有歷史、科學及文化價值的文物遺產,後來決定修建具有現場生產功能的水井街酒坊遺址博物館。

141008_SD-114

博物館新建建築部分採用與相鄰街區相同的民居尺度,融入水井坊禮使文化街區,建築裝飾手法上也採用了磚及木料為主的大地建材,讓建築顯得溫暖而近人。

141008_SD-096

酒廠空間需要許多通風的措施來調節廠房內的濕度與溫度,比如說屋面的天窗。

而酒廠遺址的發現揭示了明清時代釀酒工藝的全過程,從發掘現場看,該遺址爲“前店後坊”的布局形式,晾堂、酒窖、鑪竈等是“後坊”遺蹟,對於酒廠來說,遺址中發現的明清晾堂則是一個很重要關鍵,因為目前的生產白酒也是依循古法製作,在原來明清晾堂的原址上繼續使用,可以說是中國白酒業的活文物。這樣的水井坊酒傳統釀製技藝也被中國國務院宣佈列為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

水井坊博物館的建築型態主要分為三類,一是新建的建築,建築風格依循原有的中式建築風格,另一類則是桁架結構的展示空間,主要是展示功能,同時將現場的遺址現場保護起來,最後一類建築則是保留了1998年以前的〝全興〞酒廠建築,參觀的動線則將這三個空間串連起來,形成一個循環的動線。由於不是熱門的博物館,所以幾乎沒有什麼遊客,但是服務人員還是很細心的安排了免費導覽,一開始以模型及平面展示手法來闡述水井坊的白酒文化歷史發展,而令人驚喜的區域則是佔地最大的酒廠遺址,因為除了遺址的文物之外,在遺址上可以看到古今晾堂並存的製作空間,從架高的步道上可以一覽明清時代的晾堂,有局部幾的晾堂現在還在沿用,現場可以看到功能實際在操作,頓時可以很深的體會到文化活化石的意義,除了靜態的展示,還可以看到動態的操作並且有實際生產的成果,展示教育的意義真正的被落實,而不是淪為單純酒品展示或是銷售用途。緊鄰著遺址區的還有保留建築,保留建築內也將原有的辦公空間保存了下來,看著在”遺址”上工作的釀酒師傅,對照著保留下來的辦公空間,居然有種時光錯亂的感覺。

141008_SD-049

當看到有人走動在明清的遺址上,頓時有點回不過神來,原來酒廠工人正利用原有的晾堂在工作,工作的過程也成為展示的一部分,很吸引人的注意,頓時遺址也不再有高高在上的感覺。

141008_SD-082

遺址展示空間透過高低不同的佈道巧妙的銜接到了改建前的廠房辦公室。錯落的屋面天井也為這大型空間帶來不少照明效果。

順著導覽路線,便到了一個半戶外空間,空氣中瀰漫著說不出來的香味,一種醉人的香氣,原來這裡是將發酵的酒醩過濾出原漿酒水的地方,這裡也是酒廠的製作核心,而到了這裡也將製酒的流程走了一次,這個流程從古至今不曾改變,可以說是中國第一個經科學考古發掘的最全面、最完整、最古老、最具民族獨創性的古代釀酒作坊遺址。

141008_SD-127

新建築大量採用再生磚材料,是利用廢墟的材料作為材料,再加工而成的輕質磚材。灰色的再生磚立面倒與原有建築的紅磚牆也很協調。

離開了古代空間,我們被帶到一個明亮、幾乎純白的空間。原來除了展示,這裡還有體驗酒類的活動,參觀者可以體驗製酒過程中不同階段的酒類產品。而除了白酒的文化介紹,到了博物館參觀的最後階段,則是介紹了全世界主要的酒品,從中國白酒文化一直到全球的酒類發展現況介紹,總體說來對酒文化覆蓋面廣,是面面俱到的博物館規劃,整個參觀過程不拖泥帶水。圖說:

141008_SD-100

141008_SD-111

博物館建築中除了磚材,不少地方也利用了清水混凝土的材料,而且質感不同於一般金屬模版的效果,這裡採用的似乎是再生竹的模版效果,光影下質感顯得很強烈。

而另一個值得一提的是水井坊博物館的建築師,他叫劉家琨,因為這個作品也開始了解這位建築師,事務所就在成都,主要的建築作品也分布在成都,他一直致力於川式建築的現代化,與王澍建築師一樣,算是地域型建築師,可以在他的作品中看出端倪,應用了許多當地及改良的複合材料來做為主要的建築元素,結合當地的文化特色來塑造空間,比如說成都的寬窄巷子歷史文化保護區也是著名的案例,空間再造相當成功,已經成為成都必遊的景點。另一個著名的案例則是四川鹿野苑石刻藝術博物館,利用虛實相見的空間序列,結合當地常見的卵石、青石作為建築材料,無論是主體建築還是附屬結構都與環境完美相融,此作品曾在2006年獲得了美國《商業週刊》和《建築實錄》聯合頒發的“最佳公用建築”獎。而水井坊博物館則是2013年近期的作品。關於劉家琨建築師有趣的一件事是,他曾經寫過四本長篇小說,後來轉而從事建築,無疑的,文學底蘊自然影響著劉家琨的建築,曾在一個訪談中看到他說:

“對一個從文藝青年轉身而來的建築師來說,建築學不是學識和技術,而是常識加智慧。縱使還不成熟,但由於相對更熟悉那套調動感受的法則,因此比較容易避免貧乏平庸,營造出某種美學感染力。建築學需要這些。”

很喜歡這段話,冷冰的建築就在文人的情懷下有了生命。


水井坊博物馆
www.sjfmuseum.com

家琨建筑设计事务所 Jiakun Architects
www.jiakun.com


本文同步刊登在台灣『旅讀中國』雜誌2015/4月號。

Shar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