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澳棚屋水上人家

Share

生活中的某些衝突總是會讓人覺得新奇有趣。

離香港機場不遠處有個名為大澳的地方,出發前對於要前往的目的地感到期待,期待的原因不僅僅在於漁村與香港現代高層大樓的衝突感,另一方面,也是因為那裡有獨特的棚屋水上建築的型態。而這種建築型態的起源則是要從香港蜑家(「蜑」字,漢語拼音:dàn)談起;蜑家是香港四大民系之一,其他三個分別是分別圍頭、客家及福佬人,蜑家則是已經在香港生活了幾世紀,靠海生活,長年以江海為家,居無定所,只在船上生活,同時也有自己的蜑家話。棚屋的形成主要是因為當時蜑家漁民一家生活在船上,但是船上空間狹小不敷使用,所以就在沿岸搭建棚屋安置老年人及孩童,讓他們可以有安全穩定的住處,青壯年人則可以放心的出海工作。直到現在,水上棚屋已經成為香港大嶼山大澳一種特色建築,已經有百年的歷史。

140205_HK-114_resize

早期的棚屋主要的以木材以及葵葉為主,設計的外型像船隻的模樣,也有人稱呼為葵棚或是水棚。現存棚屋的基礎是透過石柱或是木柱直接落在水中來支撐整個棚屋的重量,屋頂則大部分捨棄了原先使用葵葉,使用鐵皮材料,形式保留原有的半圓頂。棚屋與棚屋之間則是緊緊相靠,透過木棧道彼此相通。這樣的建築形式跟在貴州苗寨看到的吊腳樓形式類似,同樣是透過木構造作為基礎,同時將建築主要空間抬高,這樣的作法可以讓山區的建築隔離地面濕氣,同時夏季保持通風且涼爽;大澳的水上棚屋則是因為功能以及生活型態的需求而發展出來,臨水而建的空間,可以讓歸來的漁船直接停靠在屋旁。

140205_HK-074_resize

我們順著大澳的巷子一路往海邊方向走,便接上了通往水上棚屋的木棧道,木棧道凌空搭建,透過拼接木板之間的空隙可以望見腳下的水面,也可以看出部分木板有些殘破,走在上面得小心翼翼的避開不穩固的木板,棧道兩旁連接著門戶不一的棚屋,分布沒有規則,只是沿著棧道一路往水中央佈置,棧道對面也是另一排棚屋,兩條棚屋之間便圍合成一條水巷,歸來的船隻就停靠在水巷裡,就跟在陸地上的小巷沒兩樣。

140205_HK-068_resize

大部分的棚屋幾乎都是敞開著大門,從外面可以望見空間裡面,也許是週末的原因,只有見到幾戶有老人獨坐在門前。棚屋的格局一般分為三段,前段一般是廳或是睡房,中段則是拜放神位的地方,後段則為長輩的居所,但因為棚屋用地侷促且比鄰而建,在格局上已經沒有了傳統棚屋的空間架構,而是哪裡有空地便往哪裡延伸。而各個棚屋構成的規模沒有特定大小或是高度,有些單元空間侷促,有些棚屋空間還有開放的大廳以及用餐空間可以作為聚會使用,一切都視乎於漁民的經濟能力。先天的條件導致空間緊湊,所以居民也發展出一套利用原則,一般在棚屋頭吃飯、捕魚網,棚屋尾端則放置雜物,在戶外平台以及棚屋屋頂則可以曬鹹魚使用。

棚屋的建造材料在近期也有很大的改變,自從2000年七月大澳發生一場大火,將近五分之一的棚屋燒毀,後期改建的棚屋已經大量使用鐵皮以及水泥柱,所以行走在其中,可以發現許多獨立而閃著金屬質感的新棚屋建築,而近年來大澳人口減少,許多棚屋也被荒廢,所以整體棚屋區夾雜著新的金屬棚屋以及廢棄的棚屋,水面上露出幾著幾根水泥墩也可以看出以往棚屋的遺跡,感覺像是一塊被現代遺棄的水上城市,在做最後的喘息。

140205_HK-040_resize

大澳是香港僅存的水鄉,目前有三千多居民,大多是退休的長者,他們所居住的棚屋雖然經過翻新跟改造,但是也因為經濟拮据,加上長年受颱風、水浸等自然侵害,造成現在棚屋生活環境不佳,衛生條件不好,僅徒留棚屋的建築形式,卻無法讓人真正的安心居住,加上現在的遊客漸多,生活型態也有所影響,所以在大澳也開始了棚屋復修及社區發展計劃,主要是要透過修護及保養棚屋的形式來保留水上棚屋的生活型態,同時也協助漁民可以獲得更好的衛生條件。而走訪了大澳之時,也可以感受到大澳的生活已經開始在轉型,由於棚屋建築與漁村生活型態的特殊性,近年來大澳已經逐漸發展成香港近郊的休閒目的地之一。

140205_HK-026_resize

除了原本傳統的漁業生活型態,現在也開始發展觀光休閒產業,當我們下了中巴交通車,除了有點黏的海風撲面之外,大澳之行就從眼前的美食街開始展開,這裡有許多的海鮮小吃,燒烤類、湯類或是乾貨類,但是另我印象深刻的則是豆腐花,類似台灣的豆花,但是口感更綿密,上面再加上許多的糖霜,爽口極了!

而在臨水岸的一些民宅也開始做起了濱海景觀的生意,除了有美味的小吃跟咖啡之外,在岸邊咖啡可以觀看對岸的棚屋建築,夕陽西下之時,許多返家漁船紛紛經過,如此的棚屋水鄉風情還不知道可以保存多久啊。


本文同步刊登在台灣『旅讀中國』雜誌2014/7月號。

Shar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