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電廠的華麗轉生 上海當代藝術博物館

Posted on 11 月 25, 2012 in Column╳見築中國, 建築 Architecture
Share
上海新開幕的當代藝術博物館和英國泰特美術館一樣,也是由發電廠改造,建築空間與架構與泰特有異曲同工之妙,外觀上就像是個孿生兄弟;地理環境也相仿,會否因此成為東方的Tate Modern 呢?

在中國的十一長假期間,上海世博園區有兩個新的大型展覽空間開始營運,一個是前身為中國館的中華藝術宮,一個則是上海當代藝術博物館。當代藝術博物館的前身是一座發電廠,在世博期間被利用作為城市規劃館,獨特高聳的煙囪則被作為一個大型的溫度計,在世博園區各個角落幾乎都可以看到這個地標。世博後,又將其改造為當代藝術博物館,未來規劃與週邊的的世博場館緊密結合,形成上海新的文化創意集聚區。

121014_sh-048

發電廠的外立面經過材質調整,風格現代。而煙囪則透過兩個空橋與主館相連,成為一個有趣的展覽空間。

121014_sh-039

首層的開放咖啡廳空間提供一個休息及欣賞主廳作品的好視角。(目前已經關閉 2016.11)

一個不受限的展示空間,是當代藝術展覽場地的基本要求。現代藝術展現的形式多樣,不同於傳統平面畫作的方式,透過裝置、表演等等突破傳統的複合形式來表現,作品需要更大、更自由的空間,於是挑高且寬敞的廠房讓藝術家的創意不受限,變成了當代藝術展示的好場所。而世界上著名的現代藝術展示空間也是具有相同的空間特性,比如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倫敦泰德現代博物館及龐畢度藝術中心等等,為了容納不斷增加的館藏以及豐富的展覽內容,皆不斷的尋覓新址或是擴建。紐約當代藝術博物館創建於1929年,經過幾年在建築基礎上不斷的擴建及改建,新的結構設計使得博物館的展出空間幾乎增加了一倍,達到1.1萬平方米。而泰德現代美術館自從2000年開館以來,已經成為參觀人數最多的現代藝術博物館,為了因應龐大的參觀人潮,在2008年進行擴建,而擴建的建築師則是由原泰德現代美術館的設計者瑞士建築設計公司赫爾佐格和德梅隆(Herzog/de Meuron)承建,當時赫爾佐格和德梅隆也是北京奧運場館的建築設計單位,還有著名的德國慕尼黑的Allianz Arena體育場也是他們的作品。最終改建之後的泰德現代美術館的展出面積是原來的兩倍之多。

121014_sh-126

展品。上海當代藝術博物館 Power Station of Art

無獨有偶,上海新開幕的當代藝術博物館也是由發電廠改造,建築空間與架構與倫敦的泰德現代藝術美術館有異曲同工之妙,外觀上就像是個孿生兄弟,都有著發電廠獨特的煙囪構造,就像現代藝術一般,除了展出的內容物之外,建築的外觀也可以表達出當代藝術的實驗精神,利用舊有的建築物,局部地或是完全不修飾地將原本建築的質感展現出來,不管成功與否,建築的功能被轉化了,精神被賦予了,不管成不成功,都是一種嘗試的過程,這個過程是令人感到驚喜的,是令人感到期待的!

上海當代藝術博物館原建築建於1985年,是上海”南市發電廠”,建築本身就帶有濃厚的歷史感和強烈的工業時代特徵,165米高的煙囪可謂南市發電廠的標誌之一。南市發電廠主廠房和煙囪改建工程是中國2010年上海世博會城市最佳實踐區一期工程,當時,主廠房被改造為城市未來館,煙囪被改造為具有標誌性的城市體溫計。世博會之後,上海市政府決定將世博城市未來館改建為上海當代藝術博物館。

121014_sh-115

偌大的戶外平台提供了一個室外的展示空間,同時也是一個眺望世博園區的展望台。

121014_sh-028

發電廠的主空間頂部保留了原來的設備及軌道,手扶梯及樓梯的造型也成為空間特色之一。

121014_sh-102

挑高的展廳可以實現藝術家對於空間佈置的創意!

雖然泰德現代美術館與上海當代藝術博物館分別在地球的兩端,但是同樣是發電廠的空間,卻相似的令人感到驚訝,兩館首先進入眼前的是最巨大的展示空間,空間的上方都有發電廠時期使用的電動吊車及軌道,而緊貼著主空間的其他展示空間,則是尺度比較小,共有六到七層的展示空間。在泰德現代藝術美術館有一個結合咖啡座的戶外景觀平台,在那裡可以遠眺泰晤士河另一端的聖保羅教堂,而上海當代藝術博物館也提供了這樣的空間,除了在首層大廳設置了一個開放式咖啡廳之外,在最頂層的戶外平台,也設置了咖啡座,這個戶外平台規模更大,可以遠眺黃埔江兩岸的世博園區,更是觀看夕陽的好地方。休憩空間與展覽廳結合的設置,除了外灘美術館頂層的空間之外,這裡是另一個令人驚喜、放鬆的小天堂。

Tade

泰特現代美術館的外觀保持了原發電廠的磚牆面,與上海當代藝術博物館一樣有著巨大的體量。

Tade

泰特的戶外平台視角絕佳,可遠眺對岸的千禧橋及聖保羅教堂。

Tade

泰特的公共空間的材質選擇以及施工皆比上海當代藝術博物館來得精采且細緻。

泰德現代美術館改造之初,為了加強本身區位的優勢,同時連結泰晤士河北面的活動發展,利用千禧橋的建造,將聖保羅大教堂區域與泰德現代美術館相連結,此舉不但成功的將泰德與北岸串連,同時也活化了泰德週邊的沿河商業活動。而上海當代藝術博物館位於世博園區內,這裡原本就屬於上海早期的工業區,週邊的經濟活動薄弱,既便是世博會已經結束,週邊的配套設施仍舊不足,交通也不便利。但以中國的執行能力以及野心,上海當代藝術博物館的場館建築面積已經是泰德現代美術館的兩倍左右,狹著中國的目前的開發強度與經濟力量,這裡成為上海或是亞洲新的文化創意聚集區則不是不可能事,指日可待。

Tade

兩者的展覽空間的室內裝修風格簡潔。圖為泰特展廳一角。


上海當代藝術博物館 Power Station of Art
www.powerstationofart.org

泰德現代美術館 Tate Modern
www.tate.org.uk


本文同步刊登在台灣『旅讀中國』雜誌2012/11月號。

Shar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