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世博 現代的荒涼

Share

兩年前沸沸揚揚的世博會,眼看著每日近百萬的參觀人數,我沒有刻意去參與,是想靜觀其變,看看哪天可以伺機而入,好好對這個世博基地看一遍。兩年後的今天,在夏秋交替適合散步的氣候裡,我來到世博園區,一方面想體驗世博園區面積的廣大及近距離地觀察各個開放的國家館,另一方面也想看看兩年後偌大的世博園區,除了少數任其頹圮的國家場館外,還有哪些場館依然開放著,保存狀態是如何?

120826_sh-002-version-2

“展館被一種新型混凝土材料製成的線網“包裹”,仿佛“漂浮”於地面上的“白色宮殿”…”這是世博網站對法國館的形容,眼前鐵絲網內的法國館彷彿是消失的城市。設計者:菲利耶(Jacques Ferrier)

120826_sh-011

荷蘭館“快樂街”的設計,我看來就如同上海高架橋般的繁忙。設計者:約翰•考美林(John Körmeling)。

120826_sh-075

西班牙館是一座復古而創新的“藤條籃子”建築,外牆由藤條裝飾,通過鋼結構支架來支撐,呈現波浪起伏的流線型。陽光可透過藤條縫隙,灑落在展館內部。

120826_sh-079

西班牙館最大的特徵就是藤條外牆,8524個藤條板用鋼絲斜向固定,像魚鱗一樣排列,經過兩年多的氣候洗禮,籐板上有些青苔,竟讓我覺得有股清新感!

世博園區以黃埔江為界,分別在浦東與浦西,黃埔江的兩岸,主要的國家館大部分都在浦東區塊,世博結束後,保留下主要的公共設施「一軸四館」:世博軸、中國館、世博文化中心、世博主題館、世博中心。而後世博仍開放的國家館除了中國館還有義大利館(現改名為義大利文化中心)及沙特館(沙烏地阿拉伯館,又稱月亮船)。

世博結束後不久,率先開放續展的是中國館,中國館的建築設計是由何鏡堂先生所領導,他在中國有許多紀念性建築的作品,其中較著名的有「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新館」以及「西漢南越王墓博物館」等。中國館的造型四平八穩,在結構上以及技術上較為單純,因此有人認為,歷屆世博建築均是要表現當時最新的技術或材料,比如法國的艾菲爾鐵塔便是當年令人驚艷的建築成就,乃至於在建築史上留名,而當前的中國館似乎缺少了這麼點兒引領時代的感覺,不過,它巨大的量體、鮮明的用色及符號象徵,倒也實實在在地反映出中國強大的人、物、力的體現。世博結束之後,中國館曾經續展兩次,目前正在整修中,將改名為中國藝術宮,前期由上海美術館管理團隊負責經營,成為一個擁有6.4萬平方米展場空間的特大型藝術博物館,即將在10月份開放。

位在黃埔江畔的世博文化中心則是一個能視演出需求容納5,000到18,000人的多功能室內演出場地,除了吸引目光的飛碟外型之外,還採用了雨水收集系統循環再利用水資源、低耗能的外裝飾材料及LED新型光源、江水冷卻系統等等,使得耗能大大降低,成为真正意義上的綠色建築。

120901_sh-064

世博軸是世博最大的單體項目,也將永久保存。它採用罕見的索膜結構,六個形似喇叭的“陽光殼”,最大的上圍直徑有90公尺,下圍直徑20公尺。薄膜在夕陽的照射下,背光面下的結構體展現了一種輕巧而向上的力量。

世博軸南面不遠處的義大利館,主要展示義大利的文化以及藝術造詣。眼前簡潔現代的義大利館建築外牆採用了一種具穿透性質的水泥材料,室外的光線可以透過牆體透射到室內,是一種特殊樹脂與水泥的混合。而讓人感到意外的是義大利館的設計概念是來自上海弄堂的空間組合概念,以及上海小朋友玩的遊戲棒,幾根遊戲棒可以被構成不同形狀的組合,就像義大利館採用可任意組合的模塊搭建,如同遊戲棒一樣地利用20個不規則體隨意變化組合,既簡潔又能夠體現出義大利文化沈澱的結晶。

120826_sh-041

義大利館的設計概念是來自上海弄堂的空間組合概念以及上海一種傳統遊戲形象概念,利用廿個不規則體量組合起來,既簡潔又能夠體現出義大利文化沈澱的結晶。

120826_sh-051

上海意大利中心入口處展示著意大利文藝復興的標誌——米開朗基羅的青銅大衛像,重達1300多公斤。意大利館經過重新設計和改建後,全新開放的“上海意大利中心”保留了原意大利館濃厚的儀式風格,不僅將展示意大利的文化、藝術、設計和美食,還將舉辦意大利名品發佈、經貿洽談等商貿活動。

而在世博軸北邊的沙特館也以月亮館的名稱開放著,有意思的是,沙特館設計者是中國電子設計院集團所,總體設計的創意來自一千零一夜故事中的月亮船,帶著點神話探險的精神,碟型造型和不遠處的上海世博文化中心相呼應,鮮明的造型直接展現了一個地標的形象,但卻不怎麼親切。

120901_sh-067

沙特館鮮明碟形的造型直接的展現了一個地標的形象,但卻不怎麼親切。體態上沒有一個方向感,不幸地,我繞了一大圈才找到入口。

一路走在世博區中,我更想要看到的是一種建築的頹廢感,一種光鮮亮麗後的舞台落寞,而這一切在我下計程車後,眼前被鐵絲網圍牆包圍的世博建築和空蕩蕩的廣場,荒廢的兒童遊樂園影像閃過我腦海,望著眼前的一景一物,似乎還可以看到眼前大排長龍的人群及喧鬧的聲音。


中國館(中國藝術宮):華南理工大學建築設計研究院,主設計師:何鏡堂
義大利館(上海義大利中心):Giampaolo Imbrighi`設計團隊
沙特館(月亮船): 中國電子設計院集團
世博文化中心:華東建築設計研究院有限公司


本文同步刊登在台灣『旅讀中國』雜誌2012/10月號。

Share

Leave a Reply